宮村御崎

【Spideypool/贱虫】Shape of heart(0-13)

飓风之鸦——爬墙进行时:

【Spideypool/贱虫】Shape of heart(0-13)








文案:在挖出这颗心脏,捧至眼前之前,谁都不会知道它的形状。








0、


 


如果非要说世界上所有人都有一个难能可贵的美德的话,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死侍——或者你更愿意称呼他的本名韦德威尔逊——的美德或许只剩了话多。


当然,话多很多时候不一定是个美德,它通常是一种缺点。这个缺点能让任何一个修养很好的人在跟他呆在一起半小时之后恨不得打死他。也能让一切跟死侍打过交道的超反和超英承认,死侍这种人还是死了的好。


假使死侍可以死掉的话——或许这的确是个能造福世界也能让他自己心满意足的好办法。


假使他可以死去的话。


 


 


1、


 


于是死不掉也似乎不怎么想去死的死侍,今天也在纽约锲而不舍的作死。


说真的,作死对于死侍而言是件很没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根本就不会死的作死从本质角度讲毫无意义和趣味性可言,比起作死的效率和趣味性,死侍觉得无论是上街找个站街女来上一发,还是找个活儿感受一下火药和爆炸的艺术顺便拿点儿炸药津贴——哪怕是自己窝在永远被他折腾的一塌糊涂的毛坯房做点儿煎饼都要有意思的多。


然而,毫无疑问,这是因为那时候死侍还没有遇到蜘蛛侠——他是说,他的小蜘蛛,他最爱的超级英雄,纽约人民的好邻居。同时兼备柔软纤细的腰身和最完美的臀部的蜘蛛侠。


[他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蜘蛛侠刚刚糊了他一脸蛛丝吧?]


【很显然,这完全是他自己的妄想。】


永远喋喋不休的死侍对话框们立刻发表了自己的评论。死侍停下了狂奔的脚步,然后抬起手用力的敲了敲脑壳。


“我说你们能不能闭嘴?你们才是哥的妄想好吗?!”


【哦,看来小蜘蛛的拒绝彻底杀死了他最后的智商——】


[附议,还有,我们就是他,这样说自己是不是不太好?]


【谁在乎这个——至少,我的意思是,我不在乎。】


死侍看了看,不用一秒钟就在接着追逐那个逐渐远去的红蓝色身体和给自己一枪安静一会儿之间做了一个选择,他没有再理会依然在喋喋不休的两个好伙计,继续迈动双腿,跟着那个纽约好邻居近乎仓狂逃窜的背影远去了。


 


 


2、


 


很显然,只能全靠双腿动力的死侍是远远追不上机动力MAX,自带纽约最神跑酷技能的蜘蛛侠的。当死侍又一次拖着感觉要断了的两条腿儿回到自己的破烂房子,扑倒在更加破烂,还沾满了不明液体痕迹的沙发上之后。他发出了一声呻吟。


“哥觉得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这次他的两位好伙计纷纷表示了赞同,他们在他的脑子里飞快的点头拍桌子,死侍先生觉得自己很应该马上给自己爆个头安静安静,然而他感觉自己连手都不想动一下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跑死的死侍一点儿也不酷!】


[附议,死侍的死法应该再华丽一点儿,比如爆炸?]


【死于爆炸?这个听起来很有趣。不过我觉得炸死别人更好,尤其是爆破···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军火库···”


[没错就是军火库!]


死侍听着他的两个好伙计就和原来一样飞快的被绕跑了话题,无奈的磨了磨牙——他现在也只能做出这种难度的动作了——提出建议。


“说真的,哥们儿,咱们的话题能回到正题上吗?”


【正题是什么?】


[如何跟小蜘蛛来一炮?]


“哥才没想跟小蜘蛛来一炮!”死侍马上反驳道:“虽说小蜘蛛的屁股的确是哥见过最赞的一个!”


[哦!纽约第一臀万岁!]


【如果不是为了跟他来一炮,你每天追着他跑做什么?】另外一个对话框说道:【要知道自从你——或者我?这个不重要——开始追着小蜘蛛跑,我们已经丢掉了好多单子了。】
“···说的有道理。”


死侍一巴掌糊在了自己脸上,接着,很快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了起来。雇佣兵先生飞速入睡的技能显然也非常的高超且熟练。


“这事儿等我醒来再讨论···先让哥睡一觉,哥感觉哥腿儿都要断了···”


【断个腿对我们来说是什么大事儿吗?】


[很显然不是。]
在两个好伙计依然不消停的对话中,死侍轻车熟路的陷入了黑沉乡里。


 


 


3、


 


纽约的好邻居一直很忙——我是说,他是真的很忙。不管是对于哪一个身份来说,他都很忙。在两个身份叠加之后,他无疑变成了双倍的忙。


首先作为纽约好邻居蜘蛛侠,他永远在待命状态,坏蛋们可不会因为纽约好邻居想要周末睡个懒觉而不工作。其次,作为一个每天都要夜巡,还要花费大量体力在现代的纽约高楼丛林里扮演泰山角色的蜘蛛侠来说,日常的普通人生活无疑也带给他了更大的压力。比如他的学习,休息——还有本来就堪称糟糕的人际关系。


“有时候真的希望全纽约的坏蛋们都死光了算了···”


在又一次上个晚上刚刚熬夜搞定论文,跟着早起上了一整天的课,晚上还要继续夜巡的可悲日程降临之后。尽管是坚持从来不杀人,把坏人都交给法律审判的蜘蛛侠也不由的蹲在大厦边缘,发出了这样的抱怨。


“HI?”


然后,下一秒,从他的脚底就传过来了一声熟悉的,但是蜘蛛侠拿他的蜘蛛感觉发誓他这辈子都不想听到的声音。跟着刚刚跟他打了招呼的又一位紧身衣爱好者就轻车熟路的推了推蜘蛛侠的小腿。


“哦亲爱的小蜘蛛你今天也一如既往的热辣···说真的,能先让一让,让哥爬上去吗?吊在半空中挺不好受的。”


蜘蛛侠瞪着这只红黑紧身衣的家伙看了半天。然后他看了看底下川流不息的车辆,估算了一下如果几十层高楼半空坠物会造成的伤害和损失,最终还是选择往旁边挪了挪。于是这位穿着红黑紧身衣的家伙立马爬了上来坐到了他旁边,甚至他还有心思跟蜘蛛侠抛了个飞吻。


“甜心我爱你!我就知道你果然也是爱我的。”


“···我只是不想给底下的司机们造成什么心理阴影。”蜘蛛侠躲过飞吻,回答道:“你知道,肉酱什么的还是挺恶心的,尤其是人肉···”


“小蜘蛛你说什么都对!请问我能抱抱你吗?一下就好!”


死侍完全没有在意他说了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往下说道。


“要知道我这几天追着你跑也是很累的啊!哥又不像你可以玩什么飞跃!不过亲爱的你放心!只要你给我一个拥抱我就又能满血复活了——如果有一个吻就更好了。”


蜘蛛侠沉默了两秒,他回忆了一下美国有关于性骚扰的法案——要知道为了能够凑齐某些坏家伙的罪证,他曾经专门有去研究过那些见鬼的大部头。在认识了一个名为死侍的神经病之后,他又专门去参考了一下另外一部分——纽约好邻居的责任感和善良与被死侍折磨的痛不欲生的鼓膜和脑神经打了一架。最后一秒完胜的鼓膜与脑神经指挥着蜘蛛侠做出了一个他已经做出过好几次的选择。
他用蛛丝把死侍粘在了他的座位上,然后自己射出蛛丝,飞快的跑了。


身后还隐隐约约的传来死侍的深情的呼喊声:


“小蜘蛛你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我啊!我最乐意为你分忧啦!~~”


蜘蛛侠手一抖,差点儿没把自己从百米高空摔下去。


 


 


4、


 


不知道是因为死侍那一声吼的过大,还是那些每天似乎都无所事事的超反和超英们又偷听到了什么,再或者是某位专注小甜饼的家伙晚上出来放了风。总之当第二天晚上再次披上蜘蛛侠专用红蓝紧身衣的彼得帕克投递几个坏蛋包裹的时候,他收到了同伴们一模一样的同情的目光。


“Hello? Guys?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


可怜的蜘蛛侠感觉到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在触动他的蜘蛛感应,在如锋在背了一路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了。
“我记得我今天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啊?还是我的衣服穿反了?你们这都是什么眼神?”


同伴们不说话,每个人都对蜘蛛侠报以同情的目光,然后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了。百思不得其解的蜘蛛侠最后抓到了正好在端着咖啡放松透气中的钢铁侠。


“Da——托尼,快!麻烦你告诉我今天大家是都吃错药了!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都那么奇怪?我不记得我检查出了癌症吧?”


被拉了壮丁的钢铁侠眨着漂亮的眼睛看了他两眼,然后露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拍着蜘蛛侠的肩膀说——


“不错啊,我还以为你真的是个毫无感情经验的处男啊。没想到你居然能让死侍叫着要为你献身···”


“WHAT?!!!!!!!!!!!!!!!!!!!!!!!!”


可怜的纽约好邻居一瞬间脑子完全停止运转,然后,在他的脑子恢复工作之前,他首先听到了从自己嘴巴里发出的尖叫声。


 


 


5、


 


而就在一小时之后,带着一包——没错就是一包——墨西哥卷儿回到自己的屋子的死侍打开语音留言。他听着一堆质问他是不是泡到了蜘蛛侠,又或者被后者迷的神魂颠倒打算改邪归正的坏蛋朋友们的留言。惬意的一手墨西哥卷一手枪的开始吃他迟到的夜宵。


“这个剧情有那么点儿意思···这个很无聊···等等为什么是哥被小蜘蛛迷的神魂颠倒?就不能是小蜘蛛被哥迷的神魂颠倒?”


【他要怎么被你迷的神魂颠倒?】


[被帅气的牛油果脸?还是秃头?]


“···应该是被哥的内涵?”死侍用枪挠了挠某个写出来一定会被和谐的地方,舒服的哼了一声之后说道。


【猥琐?淫荡?还是坏?】


[哦,这一串形容词我都喜欢!]


死侍被自己的对话框们哽了一下,然后他把最后一口墨西哥卷塞进嘴里,然后口齿不清的说道。


“总之,哥就是不服。凭什么都觉得是哥被小蜘蛛迷上了?”


【这难道不是事实?】


“虽然是事实没错!但是哥就是不服!不服你懂吗?哥明明也很帅,还有一大票粉丝的!”


[据说咱们的粉丝入门需要先爱小蜘蛛?]


“当然!这还是哥定的规矩呢!”死侍一秒洋洋得意起来。


【与其较真这个,不如先把小蜘蛛泡···我是说追,追到手?】


“好主意!”


[纽约第一臀必须掌握在我们的手里!]


三分钟后,开始在电脑上查看各种恋爱教程的死侍摸出了他那只红色的蜡笔,和背(正?)面画满了某个很熟悉的漫画的本子,在亲爱的好伙伴们喋喋不休的馊主意里,开始认认真真的做起了笔记。


 


 


6、


 


彼得帕克最近很苦恼。


无论是什么人,被一个变态纠缠都会很苦恼的。虽然身为蜘蛛侠的彼得帕克可以说是最擅长应付层出不穷的追着他跑的变态了,但是当你不忍心拒绝这个变态的时候,问题的难办程度通常就会大大增加。


这也是当然的,蜘蛛侠怎么会拒绝一个决心变好的人呢?


“说的好有道理!可是这跟他约我去游乐场有什么关系?!”


蜘蛛侠焦躁的在钢铁侠的实验室里踱步,后者正指挥着他亲爱的AI管家修改着一面墙那么多的数据。听到某个小蜘蛛抓狂的怒吼,自诩为花花公子情场高手的托尼史塔克挑了挑眉。


“说不定他是想泡你?”


“····WHAT?”


蜘蛛侠露出了一副被狗日了的表情。钢铁侠瞟了他一眼,再思考了一下死侍这个人的风评,最终选择丢下一句模糊不清的话。


“WELL···我只是说,你可以思考这个可能性?毕竟游乐场——还有他上次约你去的水族馆,都是约会常用场所不是吗?”


然后是长久的沉默,直到蜘蛛侠的手机闹铃响了起来,准备去赴约的蜘蛛侠才再次开了口。


“不可能的吧。”


“嗯哼?”托尼头也不回的哼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


“我是说,你也知道,死侍这个人···不管怎么说,这种行为也跟他一贯的作风太不搭了不是吗?”


“···”托尼顿了顿,然后说道:“如果按照以往的资料来说的话,是这样的。”


然后他听着蜘蛛侠的脚步声逐渐远去,接着是房间的门被关上。钢铁侠哼笑了一声,他最后还是选择什么都不说。


无论是真的假的,爱永远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不是吗?


 


 


7、


 


然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死侍这种又贱又渣的混蛋,永远与真心这个词绝缘。


没有人会觉得他一次又一次说出的LOVE是他心中的真实。


 


 


8、


 


当天蜘蛛侠不得不陪着某个穿着标志性紧身衣来游乐场的雇佣兵玩遍游乐场,他们捧着爆米花和火鸡腿在主题公园里穿梭,然后一起坐上激流勇进或者是过山车,最后彼得甚至还被死侍拖进了鬼屋。好在蜘蛛侠的粉丝不是一点半点,所以即使他们穿着制服出现在这里,也只会被大家当作COSER求合影。


当夜幕彻底的拥抱了整个世界之后,死侍和他坐在摩天轮狭小的舱室里。他们随着机械的旋转越升越高,最后升到天空里去。彼得看着底下被灯火点缀的如同童话世界一样的游乐场,突然的,他听到坐在他对面的死侍清了清嗓子——直到这时候彼得才意识到这位不说话会死一样的雇佣兵已经反常的安静了很久了。


“我——那个——Well——”


彼得抬起头,他注视着这位正在抓耳挠腮的雇佣兵,不知道怎么突然觉得对方在害羞——虽然害羞这个词似乎永远不会跟厚脸皮到没朋友的雇佣兵搭上关系。


然而,奇迹一般的,在他的注释下,死侍突然冷静下来了。他张了张嘴,吐出了一句话。


“小蜘蛛,哥喜欢你。”


那一瞬间,划过蜘蛛侠脑海的是钢铁侠之前跟他说过的那句话。


【你有没有思考过这种可能性?】


【其实他说的改邪归正说的想做个好人都是个借口,他真正唯一想做的事情是跟你一起。为了这个他可以改邪归正,也可以不再杀人。甚至愿意找各种借口把你约去约会圣地,然后在摩天轮上跟你告白。】


他本来能百分之百确定这句话只是死侍的无心之言,和他之前无数次重复的哥最爱小蜘蛛了我是你的Big fan没什么差别。但是彼得看着在他的沉默里头越来越低,越来越沮丧的死侍,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蜘蛛侠是个很善良的人。


正是因为善良,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即使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的可能死侍是认真的,他还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嘭!——”


烟花在天空炸开,照亮整个世界。


 


 


9、


 


死侍低下了头,事实上从他的告白脱口而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敢再去看坐在他对面的小蜘蛛的脸——纵使在面罩的掩盖下他也看不出来什么。


他只是不敢···就是不敢而已。


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是完全没有期待过小蜘蛛答应他的告白的。


因为从心底里,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告白有多大的真实成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像是小蜘蛛这样的超级英雄,纽约好邻居,又怎么屑于跟一个杀人无数金钱至上的雇佣兵为伍呢?自己能约动小蜘蛛去水族馆电影院现在又来游乐场,已经是最大程度的利用了人家的善良不是吗?


再说了,像是死侍这种没过几天就要死一死的家伙,他这种健忘又人渣的垃圾,又怎么配站在蜘蛛侠的身边呢?


谁知道什么时候他会把自己最爱的小蜘蛛也忘了?今天?明天?还是未来的哪一天?


他不自觉的把自己蜷缩了起来,这位比蜘蛛侠大出来两个圈的雇佣兵现在就像是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死命的想把自己缩成一个团···如果能一瞬间地上开个洞让他掉下去就更好了,反正就是再次拼装一下自己嘛,等复活这种事他已经很熟练了。


然后,他听到了蜘蛛侠的声音。


“你的意思是——你想跟我做朋友吗?”


死侍一下子抬起头,他死死的盯着对面也有点儿不好意思的蜘蛛侠,后者似乎笑了笑,然后对他伸出手。


“好吧,看在你最近的确像是个好人的份上,我们是朋友了。”


 


 


10、


 


烟花在他背后明灭上升,最后旋转着消亡。


那一瞬间,死侍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哭声。


然而事实上他只是伸出手,比自己冷静的多的握住了小蜘蛛的手,那双如果按照死侍的风格评判只能说是纤细的手那么有力,有力的让死侍一瞬间觉得自己被拖到了光的范围。


“小蜘蛛,哥太感动了——不不不,哥是说,很高兴能成为你的朋友···啊也不对!小蜘蛛你等我换个脑子,哥需要冷静一下啊啊啊——”


面对他语无伦次的告白,蜘蛛侠只是握住他的手,然后摇了摇。


“现在我们是朋友了。很高兴认识你,死侍。”


 


 


11、


 


就是从那一天开始,死侍和蜘蛛侠的关系有了飞跃性的进展。


蜘蛛侠一直有很多朋友,穿着紧身衣的彼得帕克人缘向来很好。而作为彼得帕克,他最有名的也是他对朋友一向很好。既然他确定了死侍是诚心想做个好人,而且他现在也成为了他的朋友,他就会用对待朋友的方法来对待死侍。


——虽然说真的,一向是被朋友嫌弃太烦的蜘蛛侠居然会嫌弃自己的朋友太烦···这个感觉也真是挺难忘的。


当彼得向他的其他朋友兼同事们这么吐槽的时候,收到的却全都是鄙视和震惊。


“恋人之间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在床上解决的?”


“···WHAT?”


彼得觉得最近他吐出这个词的频率简直上升了不知道多少倍,然后他在小伙伴们我们都懂的目光下被残忍的抛弃在了一旁。


“等等我们不是一对!说真的,伙计们!我真的是个直男!”
“蜘蛛侠,别这样,承认自己的性向不丢脸。”小伙伴语重心长的教育道:“虽然你的对象是不那么好···但是你爱他他爱你就够了不是吗?”


于是当天晚上当死侍先生再一次爬上帝国大厦的楼顶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一只垂头丧气的小蜘蛛。


“哦——我最最亲爱的小蜘蛛,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


雇佣兵用着又假又难听的咏叹调感叹到,一遍做出了极为夸张的捧心的悲伤动作。然而出乎他的意料,面对他这样的动作和语气,通常都会威胁他如果他再这么闹的话就把他挂在大桥上的蜘蛛侠连头都没回一下。死侍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的手轻轻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恢复了标准的站姿,


“Hi? Spidey? ”


他轻声的说道。


“你还好吗?”


在他的呼唤下,蜘蛛侠如梦方醒,他回过头看着死侍,被包裹在面罩下的脸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死侍?晚上好。”


“晚上好——Spidey!”死侍一瞬间几乎忍不住自己飞速欢快起来的语气,但是看着蜘蛛侠的脸,他还是忍住了:“嗯···你看起来不太开心?”


“哦,没什么大事。”


蜘蛛侠犹豫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死侍却不是那么好应付过去的人——如果对象是其他人,死侍大爷根本连关注对方的心情的心思都不会有,但是换了蜘蛛侠,死侍一瞬间从大爷变成了小二,恨不得每天为他鞍前马后,只为换得佳人一笑。他赶忙嚷了起来。


“喂喂,小蜘蛛你可不能这样!你答应过哥有什么事情都跟哥说的!哥就你的树洞!你的心理治疗师!你的拥抱——”


“等等我的拥抱是什么鬼!”


“啊就是指哥可以随时随地给你一个拥抱的意思,只要你需要——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答应过我的!”


“我答应过你吗?!好了就算我答应过现在也作废了!”                                 


“你可是蜘蛛侠!蜘蛛侠!蜘蛛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


死侍看起来恨不得扑过来抱着他大腿痛苦一样尖叫着。


“首先谁说超级英雄必须说话算话的!其次你还是超级雇佣兵好吗!”


“但是我们现在是搭档——或者说朋友——随你怎么称呼,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原来的关系了不是吗?!”


然后,死侍看到蜘蛛侠顿了顿。还没等死侍再说点什么,蜘蛛侠就犹豫着开了口。


“嗯···好吧,你说的有道理···”


“那当然!哥可是DAED——POOL!”死侍高兴的几乎摩拳擦掌:“好吧小蜘蛛你说吧,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哥都会帮你把他们(they)踢飞的!这可是免费的你的专属待遇哦!”


“是啊我真是太感动了,所以说你说好的不杀人呢?”


“哦,哥又没说灭活···踢他们屁股可以吗?这不是甜心你的常用句吗?”


“好吧,其实我只是——”


蜘蛛侠说道这里又顿了一下,似乎他即将要说出来的是非常失礼的事情。然而在死侍的注视下,他还是一咬牙说了出来。


 


 


12、


 


 


“我们真的很像一对吗?”


死侍很想大笑着抱抱他说对啊亲爱的甜心亲爱的蜂蜜亲爱的···我亲爱的珍宝,我们就是一对儿啊。


但是他最后只是对他笑笑,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已经不属于自己,所以它才能振动,吐出如此让他的心难过的话。


“Well,大概是···因为我太喜欢你,喜欢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


他说着大实话,然后看到蜘蛛侠突然又振作了起来。这位终于有了力气思考其他问题的年轻英雄似乎抛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他对死侍说谢谢,然后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夜宵,即使是墨西哥玉米卷也没关系他现在都要饿死了。


他说好,他带蜘蛛侠去吃他最喜欢的那墨西哥玉米卷,到最后他们在老板的店里逗留到老板不得不用关店来摆脱这两个话痨的语言攻击。


最后他们站在黑暗又隐蔽的街角说再见,死侍看着蜘蛛侠犹豫了一会儿,对他笑了起来。


“今天谢谢你了,我要收回我原来说过的话,死侍你是个···嗯,很棒的朋友。”


“···谢谢。”


死侍在跟蜘蛛侠告别之后并没有飞快的离去,他躲在拐角里,看着蜘蛛侠用他那独有的方式——靠着那拥有巨大力量又无比可靠的蛛丝在纽约的都市丛林里做一回人猿泰山——离去。


纽约用不熄灭的霓虹灯将斑斓的光打在他身上。那一瞬间,死侍的大脑完全被他的背影填满,然后过来五分钟——或许是十分钟?谁会在乎?——这位凶名显赫的雇佣兵才想一个怀春的少女一样的抱住了自己的头。


“哦···他···我是说···”


他语无伦次的发出破碎的单词,手指已经在他被腐蚀的扭曲又坑洼的皮肤上留下了新的可怕的痕迹。过了半天,他也没能从自己的单词库里挑选出一个不那么跌价的单词来表达自己对于蜘蛛侠的赞美。


最后,他只能发出了低的好似喃喃自语一样的感叹。


“他就像是神一样···”


这一刻他脑海里没有那些总是吵杂的好伙计,他的大脑空荡荡的,思绪安宁到他甚至有点儿怀疑自己刚刚吃的墨西哥卷里是不是有什么他一向拒绝的毒品···然而在绝对的宁静里,他无可救药的放松了下来。


于是世界都跟着他的感叹沉寂。


 


 


13、


 


 


他就像是神明一样立在光与荣里。


而你早已如狂信徒一般不可救药。


























风鸦有话说:这本来是篇情人节贺文。


                    梗在情人节前两天拿到,然后阿墨大概补全了一下,情人节那天我们做了个交易,她把这个故事讲给我听了。附带了一部分片段和全感情大纲。


                    然后这个故事就没有然后了,我从情人节那天一直写到现在,写了1W4,然而完结遥遥无期。


                    我跟阿墨表示了了一下,这篇再不让我发一部分我估计我就得坑了,然后在我写完发那她就去写幻觉和我先发她可以继续浪之间,我亲爱的姬友愉快的做出了决定。


                    【尔康手】期待回复之类的,总之风鸦要死了,我需要充电·············





评论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