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村御崎

【Spideypool】Something I Need(爸爸男朋友的后续!)

AOzero:

Attention:


1、这篇是之前那篇《One of Daddy’s Boyfriends》的番外,也就是后续啦w点击文名可以进去查看w


2、对不起拖了那么久!我就是看了斜线刊第三期的几张预览图,Ellie见Spidey了,然后我受不了了,又跑回来写(。


3、依旧是流水账甜饼的风格,依旧有第一人称注意。以及除了Ellie,另外两个大男人智商都有点堪忧(x


4、是的,如果你还记得的话,文名来自爸爸男朋友那篇里提到的OneRepublic的歌w


 


 


Something I Need


by AOzero


 


 


 


“这些,这些,还有这些——”


Peter眨着眼睛。他单膝跪在地上,怀里全都是花,活脱脱一个求婚的姿势。但他并不是在向谁求婚,而是在用尽全力接住女孩塞过来的花束。这些花是女孩从她的书包里一束一束掏出来的,包装纸被揉得发皱,花瓣散落得到处都是,从Peter的指缝间滑落到地上,在他脚边铺起了浅浅的一层。


“Ellie,Ellie——”他无奈地叫着女孩的名字,女孩应了一声,仍在往书包外掏花,最后她把书包倒过来,拍拍底部,把散落在里面的花瓣都抖到Peter怀里,然后放下书包,像完成了一个重大任务似的擦了擦额头,呼出一口气。


“好了!就这么多。”她拍拍手,对Peter露出一个笑容来。


“这些花……很漂亮。”Peter说,也对Ellie微笑起来,“谢谢你,Ellie。”


“不不不,这不是我买的,是爹地买的,你应该谢谢他。”Ellie摆着手对他说,然后眼神发亮地看着他,“他邀请你在明天下午去五星级吃顿晚饭,你会同意的对吧?”


这眼神让Peter一切拒绝都吞下了肚。他看着女孩闪闪发亮的眼睛,内心的天使和恶魔交战了许久,最后都败给了一个叫Ellie的普通小女孩。唉——“好吧,我会去的。”


Ellie举高双手,欢呼一声,然后扑过来环住Peter的脖子,差点把Peter撞得重心不稳向后倒去。他勉强稳住了他着地的膝盖,满怀的花,以及挂在他脖子上的女孩。


“明天见,Peter!”她大声说,然后拎起书包,一蹦一跳地出了他的实验室。Peter苦笑两声,捧着那一大堆花站起身来。他低头看着怀中的花瓣,基本是红玫瑰,还未消散的香气让他弯了弯嘴角。


他知道这不可能是Wade送来的,这实在不像是在经历过那一切以后Wade会做的事。女孩特有的小聪明让他有些无奈,看了看明天的日程表,他叹了口气,然后把晚餐时间空了出来。


他还是随波逐流了,他心想,他似乎一直都在做这样的事情。


 


Wade坐在他对面,穿着西装——是的,西装,在Wade穿着一套黑走进餐厅时Peter几乎把眼睛瞪了出来——一脸不像他的严肃和正经。Peter看了看自己身后,并没有看到什么像是雇佣兵的目标的人物。然后他坐直身子,轻轻咳了一声,这才回想起来自己才是雇佣兵此行的目的,他才是Wade的目标人物。


“你穿得十分……得体?”Peter朝他挤挤眼睛,“我猜,这是——”


“Ellie。”Wade生硬地说。


Peter点点头,心下了然。他用手点了点桌面,Wade向四周张望着,于是Peter端起水杯喝了一口。


“不用看了,我已经帮你点单了,鉴于你一年前每次来这里都点一样的东西,我想一年后也不会变?如果你的饮食习惯改变了,就告诉我……不对,”Peter猛地闭上眼睛,捏了捏鼻梁,“就,叫服务生过来重新点。”


“没事,和原来一样。”Wade点点头。


然后他们陷入了一阵漫长的沉默,漫长到Peter几乎想低声咒骂。这已经不是他们在分手后第一次见面了,第一次是Ellie跑到实验室要求他的那次。那次他和Wade十分平静地吃完了晚餐,然后握手道别,各回各家。可能Ellie没有看到任何进展,所以她才会背着那一大堆自己买的花,把它们全都捧进Peter怀里,请求他们再见一面。


他就知道这是一个错误,一切都是个错误。他不应该来这里,他应该回家陪May婶吃一顿晚餐,在这里受刑真的让他十分难受。Peter不是个擅长沉默的人,他知道Wade也不是——他在Peter对面焦躁地抖着腿,盯着窗外的行人——但他们都找不到话题,找不到对话的起点。


Peter快要在成块的尴尬里窒息而亡了。所以他忍不住敲了敲桌面,首先开口。


“所以……”他说,然后默默地给自己打了个低分,用“So”开头从来不是什么好选择,拖长的语调让他愈发有些尴尬。但Wade的注意力成功地被吸引了过来,他立刻看向了Peter,停下了震动餐桌的抖腿行为。


“嗯,我是说,Ellie是个很可爱的女孩。”Peter说,因为他实在不想用今天天气真好作为聊天的开端,所以他换了一个事实来陈述。


“是,她是。”Wade回答说,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接了一句,“她是世上最好的女孩。”


这句称赞以及它滑出口中时Wade的眼神,都让Peter弯了弯嘴角。他有想象过他和Wade再见面时的场景,但他从来没想到Wade会拥有一个女儿。而且他必须承认,虽然Wade是个混球——是的他就是——而Ellie的确也并不是一个安分的女孩,但她的小聪明却坏得非常可爱。


“嗯,所以,Ellie的母亲是谁?噢,我并不是——那什么——只是——”Peter比划着手,他咬着舌尖好久才说出来,“我只是好奇。”


“噢,嗯,她的名字叫Carmelita。她……已经去世了。”


Peter惊讶地看着Wade,却只在他脸上找到悲痛逝去后残留下的阴影。他张了张嘴,然后揉了揉自己的鼻尖。


“我很抱歉。”他说。Wade朝他耸耸肩,然后用指尖划着水杯杯沿。


“我们都挺过来了。我和Ellie,都挺过来了。”在服务生把餐点端上时,Wade这么说,终于朝Peter露出了一个笑容。


 


“听着,我知道Ellie在打什么小算盘,这是我为什么会送你回家的原因。”


Wade一边走一边对Peter说,而Peter从出了餐馆就一直在点头。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好了好了Wade,我知道,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我知道你今天出现的原因是Ellie,穿西装的原因是Ellie,和我聊天的原因是Ellie——我都知道,好吗?”


“你漏了我送你回家的原因也是——”


“我知道、我知道,你赢了还不行吗——”Peter大声回答他,双手捂住了耳朵,“停下你的碎碎念Wade,这一点也不可爱,一点也不——”


“谁说我想表现得‘可爱’了,Parker先生?”Peter在听见他说这句话时翻了个白眼,但并没有停下脚步,Wade却仍然在他身旁念叨,“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在我看来是毫无意义的,但我无法拒绝Ellie,她总是在要求很多东西,那个小公主简直就是被人宠坏了,她从来没有考虑过无法拒绝她的爹地的感受,只知道摇晃着她的小手指,说,爹地你必须去和Peter吃饭,必须穿西装,必须送他回家,必须和他重新约会——”


Peter弯了弯嘴角,想起女孩那令人无法拒绝的笑容,“Ellie的确是个可爱的女孩。”


“是,她的确很可爱,这点你不用再强调了。但她还是被宠坏了,你没有看到她是多么一个有控制欲的人,那语气,还有那双瞪大的眼睛,举个例子,就和……我想想,什么例子能让你的小脑瓜接受呢——对了,就和你要求我去室外抽烟的时候一模一样。”


Peter点点头,他发现街角睡着一个流浪汉,便从背包里掏出他早上没来得及吃掉的三明治递给他。Wade仍在喋喋不休,Peter渐渐地开始有点走神,他已经忘了有那么一个话多的人在你身边时是什么感觉了,你必须集中所有的注意力去听他说的每一句话。以前Peter可以轻松地做到和Wade交流自如,但不是现在。现在他不想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Wade身上。


于是他开始想其他事,想Tony下午和他说的实验报告,想JJJ又要求他拍几张照片,想他等会儿夜巡从东边先开始还是西边先开始,还是先给自己买个热狗,刚才他吃得太快了,反而感觉没吸收多少。


他越想越远,脑海里出现了Ellie晃着小小的食指,一脸威严地对她爸爸说,你必须把自己的身体塞进那件西装里去,Wilson先生;他意识到这的确看上去很有控制欲,但也很可爱,他为这个画面露出笑容;接着他想起他打开窗户,抱怨着拎起Wade的领口,把他拖到阳台去,Wade手脚并用地挣扎,但还是被扔到了户外的空气里,Peter扔给他一个烟灰缸,对他说,你必须把你自己扔到外面才能抽烟,Wilson先生。


他并没有为这个画面,或者说这段回忆露出笑容。


“所以,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们得重新约会了。”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正站在自己家楼下,而Wade对他说了这句话。天已经全黑了,Peter靠门前的灯才看清Wade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不适合他的严肃。


“什么?”他问。


“呃啊!我就知道你没有在听!”Wade抓狂地捂住眼睛,咬牙切齿地说,“你那个眼神已经完全暴露你的思绪已经飞到纽约城另一边去了,我知道的!”


“既然你那么了解我,Wilson先生,当时就应该叫回我的灵魂再继续念叨。”Peter抱起手来,“所以你还愿意再重复一遍吗?我没有强迫你,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上楼了。”


Wade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字一顿地说:“我说,Ellie希望我们重新约会,所以我们可能要重新约会了。”


Peter眨了眨眼睛。一下,两下。“不。”他回答。


“我知道,不,我也这么对她说了!可是没有用!”Wade用力地抹了把脸,“所以我们有个更好的解决方案,就是我们假装重新约会,你知道的,在Ellie面前演戏,然后再找一个机会让她知道我们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很简单,比让她现在就放弃简单得多得多得多。”


Peter抿着嘴唇想了好一会儿。他想起女孩的笑脸,想起她晃着小手指说话的模样,想起他扔给Wade一个烟灰缸。


他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但我们必须在两周内解决这件事,成不?”


“成交。”Wade伸出手,Peter以为他要和自己握手,于是伸出了一只手,结果Wade却用双手环住了他的腰,拥抱了他。


Peter愣了一下,接着微微挣扎起来。Wade低声对他说:“别动,我跟你说,这事十分邪门——我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反正你的大老板Tony Stark和Ellie站在了一个战线上,他为Ellie提供了一些很奇怪的高科技玩意儿,而且她都学会用了。总之,你家门口这个交通摄像头现在刚好可以拍到我们——你明白?”


Peter停止了挣扎。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默许了Wade的行为。


 


他当然明白。


Peter打开公寓门,摸索着打开灯,推门而进。他坐到沙发上,然后躺下来,盯着天花板看。他开始有些后悔,他应该推开Wade,即使那个摄像头可能会记录下这个动作,但他不应该任由那个拥抱发生。


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Peter知道,他从来不是什么面对感情问题还拥有超强意志力的人,所以他在他们分手后逃离了每一次可以和Wade见面的机会,也尽量避免着与Deadpool接触的机会。他做得已经够好了,他们从来没有一次正面撞上,也成功地规避了每一个尴尬的场合。他知道Wade也不会来找他,因为Wade的性格就是如此,炮友对他来说怎么换都可以,但一旦是恋人关系的分手,他便会不再和你有一点点联系。他对不在乎的过于不在乎,对在乎的又太过在乎。


但Ellie真是意料之外。这个鬼灵精怪的女孩忽然就打乱了他和Wade精心安排的一切,把他们两个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平行线关系又用力拉扯得交集起来。


Peter叹了口气,他不能说自己不再爱Wade了,他仍然时常想起Wade身上的疤痕的触感;但他已经费尽心思,使自己不再看见电话就妄想Wade会打个电话过来,盯着门看妄想Wade会来敲门问他是否愿意出去吃顿饭。他已经帮助自己摆脱了这些妄想,但和Wade的再次会面,以及那个该死的拥抱,几乎要把他在这一年来辛苦建立起来的平静彻底轰塌,压垮。


他并不是在渴求Wade回到他身边。只是看着一个你曾经拥有的、对你来说十分珍贵的东西,现在不属于你了,但在你看到他时,那些回忆还是会一口气把你淹没——这实在是一件十分悲凉的事情。


Peter翻身坐起身,深吸一口气。他不打算要求过多,就算是为了Ellie,把这两周熬过,他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他向自己发誓,他会回到以前的生活。


 


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令他惊讶的是,他和Wade相处得不算困难,虽然有时共同的回忆会让他们陷入短暂而尴尬的沉默,但他们总能找到机会绕开并重新开始话题。Wade对他恰到好处,体贴关心但绝不越界,他们就像成为了普通朋友一般,渐渐他们的谈话变得自然而平缓。Peter从未想过和Wade再次成为朋友会如此简单,但Ellie接近时Wade都会一把抓起他的手,每次都把他吓得浑身一颤。


两周的日子很快就要过去了,他们也讨论了好多次怎么和Ellie摊牌,每次都没有找到最完美的办法。Peter认为他们可以让Ellie相信,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双方都可以做回彼此的朋友。但Wade不同意,他看上去已经耐心丧尽,一点也不想再和Peter纠缠下去。他重复说着,不行,朋友也不行,最好再也别让她有任何类似的念头。


Peter明白。他叹气,然后任由Wade胡闹似的不停朝他念叨,接着又开始神游。


Ellie的确做了很大的努力,Peter全都看在眼里。她经常往Stark大厦和号角日报跑,跑到大厦保安Andy已经与她彻底熟识,而一向脾气暴躁的JJJ都被这个小女孩磨得失去了性子。Peter在做完工作后,会以带她在纽约上空飞荡作为她等待他完成工作的赔偿。Ellie在空中大笑的声音让Peter的巡逻变得不再无趣,他不得不说他真的非常喜欢这个女孩。但想到两周后要让她心碎,他也变得胸腔发疼起来。


在两周快要结束的周末,天黑时Peter的门铃被按响,他打开门时看见了抱着一个Spider-Man玩偶,背着书包站在他面前的Ellie。


他立刻往公寓走廊里看了看。


“抱歉啦Peter,只有我一个人。”Ellie对他咧嘴笑了。Peter侧过身让她进来,然后关上门。


“怎么回事?你爸爸呢?”Peter问,看着女孩四处打量着他的公寓,在看见那个深红色的沙发时欢呼着倒在上面。Peter有些尴尬地摸了摸后颈,女孩抬起头来对他咯咯直笑。


“他不知道我在这。”Ellie眨眨眼睛,“先别告诉他——我可以在这里待一个晚上吗?拜托——”


Peter朝她挤眉弄眼了好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点点头。


“万岁!”她欢呼道,把书包褪下,躺到沙发上,怀里抱着那个玩偶,“给我讲讲你们这两个星期发生了什么吧,Peter。”她看着Peter时眼睛发着光,“我只能知道爹地去了哪,只能看到一些从摄像头截下来的画面,我想知道你们真的发生了什么。”


Peter张了张嘴,然后耸耸肩。


“挺好的。对,挺好的,呃,Wade很体贴,他知道我的很多习惯所以他可以在前一秒就做好必需的准备……”


“不,不是这个。”Ellie微笑着说。


“噢,你的意思是,呃……”Peter思考了一会儿,他抿抿嘴唇,“呃,我觉得,应该没问题吧,也许我们会和好的。”


Ellie又笑了起来。


“你骗我,Peter。”


Peter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她。他想辩解,但这么做就太混蛋了,他本来不想欺骗Ellie的。于是他说:“你怎么知道的?”


“爹地说你说谎的时候会做很多小动作。”Ellie平缓地说,“摸后颈,看别处,拇指摩擦食指的第二个指关节。”


Peter立刻站直了,两手紧紧地贴在身侧,然后对Ellie鞠了个躬:“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Ellie大笑起来,她侧着头看Peter走过来,坐到沙发前,用手抚摸着她黑色的卷发。


“告诉我你们做了些什么吧,Peter。”Ellie轻声对他说,“我想知道你们‘真的’发生了什么。”


Peter叹了口气。


 


好吧,如果你非要要求的话,小公主。我和你的爹地已经达成一致不告诉你了,但我实在无法拒绝你——也许只能彻底破坏我和你爹地的同盟关系了,但别担心,我们不会打架的,应该不会吧。


总之,你该开心你爹地是很听你的话的。在两周前那个会面后,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按响了我的门铃,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花。但我当时并不是很得体,你知道的,那才早上八点,我做梦都想不到他会起那么早。你笑什么?是的是的,你爹地是不是特别赖床?你也发现了对吧?


我揉着头发打开门时,身上还穿着睡衣——一件白T恤和一条运动短裤。而你爹地穿着他最常穿的那件红色兜帽衫,却连衣角都熨得整整齐齐,这真是让人尴尬啊,我只能先让他进来,然后往房间跑。


等我把衣服全都换好,从房间里钻出来时,他在沙发上躺下了,腿翘在扶手上,那束玫瑰花放在桌子上。


“这里没怎么变过。”他评价道。你可以猜想他还记得这里长什么样。


“我认为并没有什么改变的必要。”我回答他。他看了看墙边,指了指墙纸上那个红色蜡笔的痕迹:“那个涂鸦还在?”


你看到那个涂鸦了?是的,就在那里。你看见了什么?别笑,这是你爹地涂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曾经为此揍了你爹地一拳——别担心,不是很重啦——因为公寓不是我买的,是租的。


 


Ellie看着那个涂鸦,是用红蜡笔写在上面的,一个大爱心把Peter和Wade两个人的名字框起来。然后轻声笑起来。Peter朝她挑挑眉,捏了捏她的手心。


 


“我以为你会把它刷掉。”他说,“你知道,你贴在我房间的海报全都被我撕掉了,抱歉。”


“没关系。”我回答他,“我可以理解。”是的,我理解了。但我无法理解他孩子气的报复行为。你知道你爹地做过多么奇怪的事吗?我是说,噢,是的,他总是在做奇怪的事,你说的没错。


他把那些我贴上的海报撕下,然后全都撕成小块小块的,装在一个小纸箱里,连着我放在他公寓里的其他东西一起邮寄回来,还给我。我打开那个纸箱,看见里面全是海报碎片时心情简直复杂极了,特别想夺窗而出,找到他并把他揍到自由女神脚底作为回礼。


噢,对不起,我说话太粗鲁了。没有?你真是个小天使。


放心吧,我当时并没有这么做。这代表着我向自己发誓要十分成熟地面对和他有关的问题。也许我做到了,也许没有,这得看你怎么评价了。


“我为什么要把它刷掉?你期待我用黑蜡笔在上面画个骷髅头,然后在旁边写一个Wade Wilson是个大蠢货之类的话?”我问他。


“是的,如果是我,我就会这么做。”他咧着嘴,那表情简直让人想揍他。我看着他,然后为了抑制住打他的冲动,转身给自己倒了杯牛奶。


“我们今天去哪?按照Ellie女王的指示?”我问。嘿,别笑得那么开心,你不觉得自己像个小女王吗?


接着他告诉我了,你交待他,让他无论我去哪都跟着,是不是?你这么说了是不是?你还说你在他身上放了个追踪器作为报复。你真是个小坏蛋。这可不是夸奖,别太得意忘形啦。


他很听你的话。我去哪他都跟着。如果我去工作,他就等在外面,如果我为了工作外出,他也会跟着我帮帮忙。他做得够好啦,Ellie,虽然有时候还是极度情绪化地跳来跳去。极度情绪化的意思就是,呃,就是他很想一个小孩子,你能明白?想发怒就发怒,想笑就笑,想哭就哭。但我还是稳住他了,你别担心。


我们没事的时候就会顺着纽约的大道一圈一圈地走,在公园里闲逛,买几个冰淇淋坐在长椅上度过一个下午。大部分时候我们都会聊天,聊聊身边的人和一些自己周围改变的地方,不得不说这还是挺有趣的。但有时候我们会陷入沉默里……Ellie,我并不想欺骗你,在沉默的时候我会想很多和过去有关的事。


我们每天都见面,每天他都跟在我后面跑,我因此告诉了他很多事情。你看,因为他实在好奇,我还告诉他Spider-Man是怎么拍自己的照片卖钱的了。你也很好奇,是吗?


 


Ellie朝他笑起来,她拿起那个玩偶,一本正经地问它:“你是怎么拍自己的照片卖钱的,嗯?”


Peter笑着把那个玩偶拿开,捏了捏她的脸。


“你面前就有一个真正的Spider-Man呢,何不问问他?”


 


好吧,是这样的——把相机调整到自动拍照的模式,设定在几秒后,用蛛网黏在墙壁上,然后我就趁这几秒从镜头荡过去。你爹地知道时感叹说,如果每个人都能用这种自拍方式,可能又要引发新一轮的自拍照爆炸了。我可不是故意想自拍的,这是工作之一。


我们交换了很多信息,说得越多,我越能发现——Ellie,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一年其实也被谎言塞满了。我们为了向对方隐瞒自己的双重身份,做出了很多努力,编造了数不清的谎言。而现在我发现了,有很多谎言都十分拙劣,我其实早就发现Wade不对劲了,但我从来没有细想。我从来没有试图深入去思考发生了什么,当时我只能看着他,觉得看见他就足够了。


但把一切都摊开吧,我们说了太多的谎了。你看过一部电影吗?是的,《史密斯夫妇》。我的感觉就和布拉德·皮特的感觉差不多。一切都说得通了,我们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伤疤,迟到的约会,发青的嘴角,被我砸坏的闹钟以及被他用枪打坏的门把,我遇到的一些突然又莫名的袭击,他会被Goblin军团追着跑过几个街道。


前天吧,你要求他拉我去布鲁克林大桥看日出的那次。幸好你前一天就对我说了,否则凌晨就爬起来真的太折磨人了。我和他一边打哈欠一边在大桥上走,这次我什么凶器都没有带,当然,没有相机。


你的爹地什么也没有说,我也没有。直到我又提起来和你有关的事。对不起,Ellie,但我们真的在讨论和你有关的事。我们在——我们在想,怎么才能让你更开心地接受——噢,别露出那么难过的眼神,你这样会让我说不下去的。


 


Ellie握住Peter的手,把他的手贴在自己脸边。


“我没事,你说吧Peter。”她轻声说。Peter无奈地笑了笑,用手背蹭了蹭女孩的脸。


 


你爹地立刻又变得很情绪化。你还记得这个词的意思吗?对,他发怒了。我猜想是他还没有睡醒的缘故。于是我们一边争吵一边往前走,他挥舞着手开始翻旧账,我都忘了他说了些什么,总之他一直在翻旧账,说我到底有哪些地方亏欠他。


你的眼神很危险啊小公主,回去以后不要把他欺负得跪地求饶噢。


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我已经习惯他这样了。我捂着耳朵,像歌剧演员一样地不停唱歌,来阻隔他的声音。但他忽然就停下了。他不仅不再说话了,还不再往前走了。我放下手来,继续往前走了一段路。你知道你的爹地什么时候会变得很生气,对吧?在他想要掩饰和情感有关的东西的时候,在他强烈地想要维持原样却不能如愿的时候。我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他偏着头看桥下的东河,双手插在兜帽衫的口袋里。


我叹了口气。


“如果你实在不愿意我们就回去吧。”我说,“我们回去和Ellie说,我们大吵了一架,然后我把你从桥上扔到河里去了,你发誓再也不和我来往了,行吗?”


“为什么是你扔我而不是我扔你?”他反问我。


“因为如果是你扔我,Ellie一定会抽出她的小鞭子打你的屁股。”我说。


我知道你没有小鞭子,这只是一个比喻而已。噢,看见你笑让我心里好过了一些,就保持这样的笑容吧,好吗?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焦躁地皱起眉来。


“我并没有不愿意。”他说。


“但你看上去已经快被我烦透了。”我告诉他,他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于是我接着说,“Deadpool先生,长嘴的雇佣兵,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啊,一个笑话都说不出来,一个笑脸都吝啬地藏起来,这可一点也不像你。”


“我可以讲笑话,只是现在不可以。”他回答。我耸耸肩。


“这不是好事,Wade。当一个人变得不像他自己的时候,总会有坏事发生。”我说。


“我们刚分手的时候,可没有人跟我说这句话。”他说。


这就很尴尬了,我一时也不知道回答他什么比较好。于是我只能说:“别嘴贫了,我过得也不怎么好。”


“我把有关你的一切东西都邮回去给你了,邮不走的就都扔了。”他说。


“我把床单都重新换了一套。”我说。


“我戒了一切和你一起听过的歌。”他说。


“我再也没有看过黑衣人。”我说。


别笑,你怎么笑起来了呢——嘿,你笑出眼泪来啦,Ellie……别哭,真的。你还希望我讲下去吗?


 


Ellie点点头,用玩偶的手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好吧,抱好你的Spidey。我继续讲啦。


“我再也没有买过彩虹小马的饼干,我连彩虹小马都不看了。”他说。


“哇,那真是一个好重大的牺牲,”我惊讶地说,“不过我再也没有喝过黄油啤酒。”


他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说:“我往自己的脑袋里送过三颗子弹。”


“哇!你赢啦!”我大声地说。


然后他笑了,我也笑起来。把这些说出来让我们两个都好过了许多。虽然赢得这个比惨大赛并不是什么关荣的事,但Wade看上去十分自豪。我是说真的,他一直在讲他把子弹塞进他脑袋的那三次分别是因为他想起了和我有关的什么事。对不起Ellie,我说这个没问题吧?没有?那就好。


第一次是他忘记扔掉的那把剃须刀,他想起他用指腹磨蹭我忘记刮胡茬的下巴,然后开玩笑说我太过邋遢,我便会用胡茬去蹭他的脸,他不长胡茬所以蹭不回来,只能用疤痕来蹭我的额头。他时不时回想起这个画面,想了一天。这是第一次。


第二次是下雨天,他想起有一次也是下雨天,他又和——天知道是谁,可能是黑帮派来的打手吧——打了一架,我正好来找他,然后被打手发现了。为了不暴露身份我开始飞奔,想找个地方换制服。我在途中把一只鞋子都跑掉了,Wade追上那几个打手把他们揍翻,然后跑过来找我。我们在雨里找那只鞋子,怎么也找不到,可能被哪只小狗叼走了。我赤着一只脚站在马路上,浑身湿透,对着他很尴尬地笑。最后他只能把我背回去。幸好雨特别大,没有什么行人,不然这画面也挺尴尬的。这是第二次。


第三次,第三次是他偶然在清晨醒来,隐约中好像看见了我躺在他旁边,伸出手摸他的鼻尖,然后催他起床喝牛奶。但他动了动手臂,便彻底清醒了。这是第三次。


唉……我并不是很想听他说这些,这让我很不好受。我已经在尽量避免和他交谈这些事情了,他怎么还把这些都摊开来讲呢。我站在桥边,看着底下的河水,听着他在我旁边喋喋不休。太阳快要升起来了,风吹得非常舒服。我回过头,打断他:“为什么我们要分手呢?”


他停下话头,然后看着我。


“因为我骗了你吗?可你也骗了我。”我说。


“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开枪打你。”他回答。


“那的确挺不好的。但我原谅你了。”我说。


“那可能是因为,Spider-Man不能和Deadpool在一起吧?”他说。


“有道理。”我点点头。


 


“这根本没法说服我。”Ellie嘟囔说。Peter对她无奈地笑起来。这时Peter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看,是Wade打来的。他感到有些惊奇,这个手机大概有一年没有再为Wade的来电亮起过了,Wade没有换电话号码,他也没有。但他们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给对方。


“别接!”Ellie大声说,她按住Peter的手腕,“他一定是在找我。”


Peter只好把手机放下。“你不该让你爹地那么担心你,Ellie。”他说。


“但你答应了我,我可以在这里待一晚上的。”Ellie不开心地说。于是Peter只能把手机放下。


“把手机设定成静音吧Peter,我保证他还会再打过来的。”Ellie一本正经地说,“然后你接着告诉我后来发生了什么。”


 


好吧,遵命,公主。我也相信Wade会不停打电话过来的,之前他创下了我“接收到未接来电提示”次数最多的记录,一小时给我打了五十多个电话。我们说到哪了?


噢,对,Spider-Man和Deadpool不应该在一起的那里。我们之后就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太阳升了起来。


“我很抱歉,Wade。”我告诉他。他眯着眼看太阳的方向,看了我一眼。


“好吧,我也有错。如果你真的想让我说这句话。”Wade回答我。


“我原本以为我有你需要的东西。”我说,“但最后,我似乎一直没能给你你想要的。”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忽然翻过栅栏,踩在桥的边缘,脚底就是东河的水流。我有些惊讶,但你相信吗,他真的这么做了。


“你真的打算跟Ellie说我把你扔下水了?”我问他。


“我就说你不停地在碎碎念,把我逼得跳河了。”他回答。


“老天,碎碎念的人是你好吗?”我说,然后也翻出了栅栏,站在他旁边。噢,是的,我也这么做了。


“你疯了吗?”他问我,然后催促我回去。


“我要让Ellie打你的屁股。”我回答他。你会打他的屁股的,对吗?我知道你会的。噢,别笑,我只是真的特别想看他被你教训的时候。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别逗我笑,在这种时候笑很危险的。”他说。


然后我笑了,笑得很大声,笑得惊动了晨跑的人,急忙跑过来劝我们不要想不开。我不停地和人家解释我们是在搞行为艺术,其实等会儿就会有铺满软垫的船划过来接住我们。Wade就是在这个时候大笑起来的,然后他松开手了,吓得我马上扔出一条蛛丝挂住他。晨跑的伙计吓了一跳,但可能以为我们之前就是被一条绳子捆在一起的。他立刻叫他的伙伴,齐力把我们拉回来。


好小伙啊,是吧?我拖着Wade回到了桥面上,然后向他们道谢,并且表示我们再也不会搞那么危险的行为艺术了。Wade躺在地面上,一直到那两个小伙离开都没有起来。


“你闹够了吗?”我弯下腰,问他。


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


“你没有变,Peter。”他说,“你身上还是有我需要的东西,不是你没能给我,是我放弃去争取了。”


 


Peter沉默了一会儿,他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Wade打了十几个电话过来。他放下手机。


“你们为什么不能和好呢?”Ellie问。Peter揉了揉眼睛,然后回过头去看她,露出一个笑容来。


“我不知道,Ellie。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放弃了吧。”


Ellie摇摇头。


“你又在说谎了,Peter。”她说。


“我没有‘摸后颈,看别处,拇指磨蹭食指第二节’啊?”Peter把她的那段话背出来,而Ellie弯了弯嘴角。


“我就是知道。”她坐起身来,从她的小背包里掏出一瓶装满硬币的玻璃瓶,从中倒出一枚硬币,塞到Peter手心里。


“你投掷硬币的时候,正面是去做,反面是不去做,但硬币落地之前,你心中已经出现了有一面的图案,那才是你真正所想的。”她像背书一样把一串话背出来,“Susan女士告诉我们的。”


Peter看了看他手心的硬币,然后门被叩响了,敲门声十分急切,Peter匆忙站起身,把那枚硬币塞进口袋里,然后走到门边,从猫眼往外看。Wade站在门前,焦躁地走来走去。


他的手搭上门把,回头看着Ellie。Ellie看着他,最后不情愿地点了点头。Peter等她抱着背包和蜘蛛玩偶跑进了卧室里,才打开了门。Wade立刻冲了进来。


“你为什么不接电话?我找她找了一晚上,这个该死的小恶魔,我到处都找遍了!我发誓找到她一定会打她的屁股——你到底为什么不接电话?”


“别急,你是说Ellie?”Peter说,他先让Wade在沙发上坐下,但Wade看上去一点都不愿停下来休息。


“当然是她!还能是谁,一定是我上辈子犯了什么罪过老天才送她来折磨我——你的手机不是好好的放在你桌子上吗?手机响了就得接,这不是常识吗?”


“你太激动了,Wade,冷静。”Peter塞给他一杯牛奶,Wade不情愿地把被子攥在手心里。


“你见到她了吗?”他问。


“没有。”Peter摇摇头,“但我们会找到她的,只要你保持冷静,不要把我的公寓给掀掉。关于没接你电话的事,我很抱歉,我刚才在忙。”


“忙什么?”Wade问,“你现在忙到电话也不能接了?”


Peter叹了口气。他想了想,他需要找一个适合现在这个时间的借口。


“好吧,我只是不想接。”他回答,“我太累了,Wade,看见你的电话号码再次出现只能让我想起手臂上的口红。我不想接。”


Wade沉默了一会儿。过一会儿他嘟囔了什么,然后大声说:“你是我上上辈子犯的罪。”


“谢谢你。”Peter回答他,他并不想生气,所以只是穿上他的大衣,“我陪你出去找她,可以了吗?”


Wade往外走,Peter关上门的时候,Ellie从卧室里探出头来。Peter朝她眨眨眼睛,然后关上了门。


 


他们顺着亮起路灯的街道走着,但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先去哪里比较好。Wade已经把Ellie可能去过的地方都找遍了,但是哪里都没有发现女孩的踪影。他们漫无目的地走,Wade不停地四处张望着,最后说他们应该去警察局。


Peter停下了脚步。


“别找了。”他叹了口气,说,“她在我的卧室里。”


“什么?”Wade停下脚步,他恼怒地看着Peter,看上去随时要冲上来揍他。


“别误会,我并不是想对她做什么,也没有绑架她。”Peter对他咧咧嘴,“是她自己来找我,说想在我那待一晚。你们父女都一样,自顾自地就来了,然后宣布要留下,真够让人猝不及防。”


“不,她和我一点也不像。”Wade对他说,“她比我好得多得多。”


“你什么时候才会停下你这种自我厌恶的行为?”Peter忍不住说,他知道自己应该控制住的,但他还是没能忍住他莫名升起的怒气,“你是Ellie的父亲,在她眼里你就是她的英雄,而你每天都像个玻璃玩具似的觉得自己这里不好那里不好,别让她觉得你是个懦夫!”


“你就觉得你自己很好吗?”Wade也开始大声反驳他,“你别以为我没注意到,你脖子下面那道疤怎么来的?我敢打赌又是什么英雄事迹吧,噢,我的同事有个怀孕的妻子——你知道那个伤口再偏一点就会引起大出血吗?你还把Ellie藏起来不让我发现,你很容易心软是不是,那你怎么不再心软一点,接一接电话听听我可怜兮兮的声音呢?”


Peter深深地吸入一口气,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


“够了Wade,我向你道歉,是我说的太多了。”他说,“我不应该管你。我们回去吧,你把Ellie接回家。”


Wade大声咒骂了一句,Peter为此闭上了眼睛。


“你什么时候说的不多?你什么时候说的都很多!这一年你还经常在我耳边说来说去,去室外抽烟多喝牛奶别吃过期的披萨把浴室清理一下,就算你不在我的房子里也经常指使着我做这做那,你为什么总是你说那么多?难怪你的那些反派,甚至复仇者都会烦你——”


“好像你说的不多一样,你不是总是自称自己是多嘴佣兵吗?”


“但我不会逼谁去打扫浴室!”


“你的浴室本来就该打扫了!”


Wade猛地捂住眼睛,看上去快要掏出枪来给Peter一枪或者给他自己一枪了。Peter摸了摸自己的衣兜,他摸到了那枚硬币,那是一枚十美分的硬币。他摸到它上面的纹路,把他的指腹硌得生疼,那之上的火炬几乎灼伤他的手指。他掏出那枚硬币。罗斯福是走过去,火炬是离开。他心里暗自想着,然后朝天抛出了那枚硬币。


火炬。他瞪着那枚硬币,然后把它捡起来,塞到口袋里。他转过身去,走了几步,然后停下来。


Wade听见了咻的一声,他移开手低下头,看见自己胸前黏着的那根蛛丝,然后在他反应过来之前,Peter猛地一拽,把他直直地拉朝自己。Wade几乎是撞到Peter身上的,幸好Spider-Man的力量足以他接住Wade并且站得稳稳的。他拥抱Wade,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求你了。”他低声说,发梢蹭过Wade的脖颈,“不只是我有你需要的东西。你也有我需要的东西。”


沉默持续了好一会儿,然后Peter听到Wade说:“歌词可不是这么唱的。”


Peter笑了:“我知道。”


“你也不能这么简单地就把和你分手了一年的对象用蛛丝绑架过来。”


“我知道。”


“还有很多账没和你算。包括Ellie的事。”


“我知道。”


“你忘记了,分手那天是你先打的我,你说我骗了你blabla,然后把我摔到了客厅里。”


“我知道。我没忘记。我很抱歉。”


“没有人会这么轻易地原谅你的——”


“我知道。你说的太多了,Wade。”


Peter说,然后偏过头,吻了吻Wade的嘴角。


“那是因为我希望坚持自己的立场。”


“求你了。”Peter又说了一遍,“没有人规定Spider-Man和Deadpool不能在一起,不是吗?我们分手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


“你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嘿,停下,你这种类似于撒娇的行为让我十分困扰,停下,我们要像合格的成年人一样好好谈论这件事,之前两周你表现得都很好,Peter,不要在现在用你的头发来蹭我,你已经二十多岁了。”


“求你了!”Peter说,他用力箍紧手臂,生怕Wade挣脱了。


“你可不能勒死你的约会对象!”


“嗯哼,直到你真的承认你是我的约会对象为止。”


Wade叹了口气。


“这可不是请求。你和Ellie一样,你们都是控制狂。”


“我对别人可不一样。就像Ellie对你是控制狂,对别人也不一样。”


“我知道。”Wade回答,他把手放到Peter的肩胛骨上,“我知道。”


就像他知道他需要什么,却总是怯于承认;就像他知道,Peter总会无条件地给他所有他所需要的,但他总是害怕去接受。但Peter还是Peter。他在大桥上走着,捂着耳朵唱歌来隔绝Wade的声音,却没意识到他唱的都是OneRepublic的歌,Wade因此愈发抱怨起来,但Peter最后像是换了频道似的,他开始唱Sam Smith的Stay With Me,这成功地阻止了Wade继续往前走。


Peter在黎明升起时,站在桥的边缘,对Wade露出笑容。当他真正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放开了手,任由河水向他张开怀抱,但他当时心里毫无担忧,因为Peter永远都会及时地拉住他。


他亲吻Peter的额角,然后思考今晚是因为先感谢Ellie还是先打她的屁股——这是个永恒的难题,也许没有死亡那么永恒,但已经足以和爱划上等号了。


但首先他们得回家。路灯无法完全驱走黑夜,但Wade根本不担心。无论他们走多远,他们总会到家的。


 


 


 


END.


 


很奇怪地就结束了【。


感觉不是很甜所以我补一小段腻得要死的甜饼嘿嘿嘿【。


 


 


 


Tony把Ellie放到家门口,今天是周四,所以她回的是Peter的家。Tony露出脸来,朝她抱歉地笑了笑。


“抱歉Ellie,明天我有个会议,可能不能送你回家了。我想想,明天有空的大概是队长和Clint,你选一个吧?”


“队长吧,虽然Clint叔叔真的很好,他会买很多零食,但在路上耽搁时间太久的话爹地会生气的。”Ellie理了理她有些发皱的衣角,朝Tony笑起来。Tony朝她眨眨眼,向她道别。


Ellie用钥匙打开公寓门的时候,听到了Wade的一声痛呼,她推开门,看见她的爹地捂着肚子躺在深红沙发旁的地上,而Peter从沙发上坐起身来,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和衣服,朝她尴尬地笑了笑。


“Ellie!今天在学校里怎么样?”


Ellie关上门,朝Peter挑挑眉。


“我在游泳竞赛里赢了枚奖章——以及你们知道如果你们想把生殖器露出来的话应该拉上窗帘的对不对?对面的Jack叔叔为这个骂了你们好多次了。”


“她就是永远改不了说那个词的习惯。”Wade躺在地上,咧开嘴笑。Peter瞪了他一眼。


“你误会了,我们并没有这个打算。还有,干得好!为你骄傲!”Peter朝她伸出手,Ellie跑过来拥抱了他,蹭了蹭Peter没有刮胡茬的下巴,她喜欢胡茬蹭过她额头时发痒的感觉。


“你今天又忘了刮胡子。”Ellie摸了摸他的下巴,Peter朝她挑挑眉:“我以为你喜欢这样。”


“我是喜欢。”Ellie咯咯笑着说。


“我可不喜欢!”Wade躺在地上大声说,他翻身爬起来,“你们再这么挑战我作为父亲的尊严,我就要打你们的屁股了。”


“你只能打Peter的屁股!”Ellie大声说。


“Ellie!”Peter也大声说。Ellie笑起来,而Wade伸出手,把她散落在额前的卷发拨开,吻了吻她的额头。


“我会的,不过天黑以后再说吧。”他朝Ellie眨眨眼睛,然后被Peter敲了一下脑袋。


 


他们出发去五星级吃晚饭,Ellie跑到了前面,Peter把手塞在衣兜里,Wade走在他身边,朝转过身来催促他们的Ellie挥挥手。


“我想象过很多次重新再见你的场景。”Peter说,“但却没有把她算在这个场景里。”


“Ellie是个完美的意外。”Wade朝他晃了晃食指。Peter打开他的手,笑了。


“你觉得我做得够好了吗?”


“什么?你开玩笑吗,她喜欢你胜过喜欢我很多很多,我都不知道该吃谁的醋比较好,这是个永恒的难题。”


Peter看着假装沉思的Wade,笑起来,然后追上了Ellie的脚步,把她抱起来,坐到自己肩头,接着回头朝Wade招招手。


“再不快点我们就得飞过去了!”Peter说,而Ellie大声笑起来,发出了小小的尖叫。Wade只能追上来,把他永恒的难题先扔在一边,抛在身后。


 


 


 


这次真的完啦!写个番外写了一万五千,我觉得这不是番外了已经【。


游泳奖章那个是第三期里官方给的。诶嘿嘿嘿。想着Ellie到学校里会和同学们说我有个Uncle Spidey,就觉得真是太可爱了wwww


谢谢大家看完这一大篇流水账……失而复得的感情更加值得珍惜嘛,对不对!以及我真的很喜欢Ellie,真的很喜欢啊呜呜呜!所以忍不住在赶稿期间摸鱼了!对不起大家!我还是会坚持每天写五千的稿子的!!【。


爱你们,啵啵啵!


 



评论

热度(2588)